返回小说:俗人回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1433章 谁是当年最有情(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咖啡厅里。

    李裕说完,对面秦幼宁表情一凝,目光渐渐从疑惑变成欣慰。

    “对你对我都是如此”,李裕用这句话维护秦幼宁的自尊,同时隐隐表明他对秦幼宁并非全然无情。

    至此时,秦幼宁才算真正认识李裕。

    这个帅气稳重的男人既有“有情不可耻”的坦荡,也有“不因情乱心伤人伤己”的自制力,想透此处,秦幼宁心里越发怅然——在最好的年华遇见了最理想的人,可惜相见恨晚。

    两人正相对无言酝酿说“再见”时,咖啡厅里换了音乐,听见前奏,秦幼宁开口说:“陪我听完这首歌好吗?”

    李裕玩过音乐,开过酒吧,所以前奏一响,他听出音响里放的是当初“遇到酒吧”也经常放的莫文蔚的。

    李裕颇喜欢这首歌,于是他微笑点头,靠在椅子上静静听歌。

    “谁能够将天上月亮电源关掉,它把你我沉默照得太明了,关於爱情我们了解的太少,爱了以后又不觉可靠……谁能够将电台情歌关掉,它将你我心事唱得太敏感,当两颗心放在感情天枰上……体会彼此什么才最需要……”

    一曲终了,李裕和秦幼宁相视微笑,同时起身。

    分开前,秦幼宁抓着挎包带说:“报名时我有两首备选曲目,一首是,一首是。其实我自己更喜欢,是导演组听了试唱后觉得更有爆发力才决定用它盲选的,而且当时……”

    见秦幼宁止住不说,李裕笑着接话道:“而且当时想的是第二轮再用,结果没机会唱。”

    “好啦,不说了。”

    站定脚步,秦幼宁冲李裕伸出右手,大大方方地笑道:“谢谢你抽时间陪我,那……再见!”

    两手相握,李裕微笑:“再见!”

    ……

    ……

    摄制组要出发了,离开前童超请在沪市的几个室友吃饭。

    7月30日下午,童超、边学道、李裕、杨浩四人在童超找的餐厅吃了一顿工薪阶层会肉疼的饭。

    吃完,李裕一时兴起,张罗打几圈麻将,于是四人来到边学道长期包下来的酒店套房码长城,偷得浮生半日闲。

    一共打了六圈,头两圈李裕运气好,中间两圈杨浩运气好,最后两圈变成童超一家赢三家,赢的钱把抽屉都塞满了。

    六圈打完,李裕揉着肩膀说:“不打了,不打了!风水轮流转,再打下去老边该开始和牌了,难得劫富济贫一次,不能让他赢回去。”

    在一旁数钱的杨浩把钱整整齐齐码成一摞,说:“我又有点饿了,再找个地方吃点?”

    看了看窗外的天色,边学道躺坐在沙发上,指着电话机说:“累,不出去了,打给客房管家,想吃什么都有。”

    酒店的客房送餐服务不仅什么都有,送的还特别快。

    菜送到,酒送到,四人又喝了一轮,期间谈起大学时的往事——杨浩练口才,童超啃名著,边学道蹲女生宿舍门口,李裕弹吉他作曲扰民……往日种种,似近在昨日,又似远在前世,唯一共同点是大家都觉得几年前的自己幼稚得不忍回想,感慨万千。

    几瓶酒下肚后,酒量一直不错的李裕第一个现出醉态,他搂着边学道的肩膀小声说:“其实……我一直好奇你跟廖蓼是什么关系。”

    “上下级关系。”边学道滴水不漏地回答。

    “扯淡!”李裕摆手说:“在学校时我就看见好几次。”

    扭头看着李裕,边学道似笑非笑地问:“你看见什么了?”

    被边学道看得一激灵,李裕松开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我不说,免得被你灭口。”

    “说吧,我保证不灭口,还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边学道和颜悦色地道。

    “还是养你家徐尚秀吧,我就不劳你操心了。”

    两人正逗着,杨浩拿起茶几上李裕的手机说:“你手机响。”

    接过手机,点开短信看了几秒,李裕脸上的表情一下正经起来。

    边学道见了问:“公司里的事?”

    李裕摇头。

    放下手机,李裕端起酒杯,大声说:“谁杯没酒了?倒上倒上,继续喝!”

    刚刚的短信是秦幼宁发来的,一共两条——

    第一条很平常:我到家了。

    第二条很文艺:绿水本无忧,因风皱面;青山本无愁,为雪白头。

    李裕骨子里是个善感的人,两个“本”字,一下击中他酒后松动的心门,闸门一开,情感洪流汹涌而至,将心绪冲得七零八落。

    杨浩心细,看出刚刚的短信让李裕有点反常,他拿起酒瓶把自己和童超的杯都倒满,举杯附和:“难得甩开女人单独行动,不醉不归!”

    又是两杯下肚,李裕拿着手机走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点开短信,心里默念两遍内容,然后调出删除选项,手指悬在上面犹豫几秒,落下。

    看了,不回,删除!

    删除不是怕李薰看见,而是怕自己守不住魂魄。

    秦幼宁各方面条件都很出众,也合李裕眼缘,若是时间倒退几年,又或者李裕单身未婚,他跟秦幼宁有很大几率发生一段故事,可是现在只能挥慧剑斩情丝,因为他的心已经被李薰和女儿填满,再没空间容纳其他人。

    删完短信,起身洗把脸,李裕走出卫生间,见边学道正跟杨浩、童超分水果,他走过去说:“下月中下旬,也就是等咱俩那期节目录完,李薰要带着乐阳去波尔多,她跟董雪约好了,过去住段时间。”

    因为在场都是大学室友,都见过董雪,所以李裕说话少了避忌。

    “下个月……”心里算了一下日子,边学道递过来一个橘子说:“你告诉李薰别急着买机票,录完节目,我抽时间过去,正好一起走。”

    接过橘子,一边剥皮,李裕一边道:“你说心里话,这么……这么来回跑,心累不累?”

    知道李裕嘴里的“来回跑”指的是多情,边学道笑着说:“你陪我喝两杯,我就告诉你。”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