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五行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八章 剑胎种子(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黑暗的房间,床上倚着墙角抱剑而坐的艾辉缓缓睁开眼睛。

比黑夜还深邃的眼睛睁开的瞬间,漆黑的房间仿佛有一道寒芒闪过。这缕犀利冷冽的光芒一闪而逝,艾辉又恢复到无害的模样。

离开蛮荒有些天,他还没有习惯躺在床上睡觉。

检查了一下体内温养了三年的剑胎种子,没有任何变化。

他放下怀里抱着的草剑,体内剑胎的感应消失。以前有段时间,他对剑胎过度依赖,无论什么时候,都是剑不离手。后来发现这样容易使自己本身失去警觉,他才强迫自己除了战斗和守夜岗,其他时间都不碰剑。

能够在蛮荒完好地活下来,艾辉自有他自己的独到之处,剑胎的种子便是他最大的依仗。

进入蛮荒的第三天,他就差点命丧黄泉。也是从那一刻起,他对力量开始疯狂的追寻,拥有力量才能够在冰冷的蛮荒活下去。他没有可以求助的对象,元修对苦力从来不假颜色,艾辉也不是什么机灵讨巧之人。

野兽被逼到绝境往往会爆发出比平时更强大的力量,人被逼到绝境同样如此。

艾辉就像溺水之徒,拼命去抓住他能抓住的任何稻草。

比如剑典,他脑海中最多的东西。

灵力的消失,使得修真世界崩塌,修真者的时代一去不复还。但是百万年的积累,深厚无比,修真体系发展程度之高,远非如今人们能够想象。

炼体、阵法、炼器、五行、赶尸等等,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充沛而易于使用的灵力,加上人类丰富的想象力,诞生了有史以来最璀璨最辉煌最庞大的修炼体系。

但便是如此璀璨庞杂的修真体系,剑修永远是最耀眼的明珠。在修真世界的任何一个时代,最顶尖的强者中,永远都有剑修的身影。

在那时,一部大有来历的剑典出世,往往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如今,它们埋在故纸堆垃圾堆中,一文不值。

剑修是修真者中最庞大的群体,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自然不少。

需要灵力的剑典最先被艾辉排除,这类剑典往往是大派正宗,在灵力充沛的时代,如何能够更有效利用灵力才是堂皇大路。然后排除掉的,是看不懂的剑典。晦涩艰深的剑典多如牛毛,艾辉翻阅过数目惊人的剑典,算得上半个剑典专家,但还是有很多剑典都看不懂。有些是故弄玄虚,有些是年代过于久远。

经过层层筛选,还是有一些剑典。

如果放在修真时代,这些剑典无一例外都是旁门左道,遇到一个耿直的正派高人,肯定要喊一声魔障。

哪怕以前都看过,艾辉也心惊胆战,这些剑典奇诡莫测,完全超出正常人想象得极限。比如有一部剑典,以修炼者的七情六欲入剑,最终斩情欲,得证无上剑道。比如魇魔剑典,修炼者以秘法沉睡巨棺之中,于梦魇中炼剑,修炼大成者,此剑由虚返实,自具神妙。

以前翻阅这些剑典只是当个趣闻,没什么太大的感受。如今一想到,自己要修炼这些剑典,顿时不寒而栗。

艾辉终于找到一部看上去不是太诡异偏门的剑典。这部剑典并无名字,残缺不齐,上面的只讲了一个东西,那就是如何种剑胎。

仔细研究过之后,艾辉才大致明白所谓剑胎之道大致的意思。其实挺简单,人的肉体成长是有极限的,而精气神这等无形之物则没有极限。但是精气神虚无飘散,像雾气一样,没有任何杀伤力。这部剑典的创始者提出一个极为有趣的说法,人的肉体就像是剑鞘,而精气神才是真剑。

而如何把无形无质的精气神凝聚成剑呢?剑典给出一个非常独特的想法,精气神难以凝聚,那就以它们为土壤,孕育剑胎的种子。

比起其他剑典,这部剑典显然看上去要正常得多。

艾辉没有犹豫,便依照剑典修炼,竟然被他成功种下剑胎的种子。

倘若在剑修道场,他一定不会冒险。可是在蛮荒,有什么犹豫的呢?每一天都有人倒下,自己能不能活过明天都不知道,所谓的风险根本不值一提。他更关心的是,所谓的剑胎有没有用。

活下来最重要。

三年过去,他从蛮荒活下来,走进感应场。

剑胎的种子还是种子,没有任何动静和变化。

艾辉对此倒是相当坦然和平静,能帮助自己活着从蛮荒走出来就让他觉得无比值得,他对剑胎没有更多不切实际的奢望。剑典残缺不齐,后面如何修炼只字未有。

修真时代的剑典,讲究万流归宗,无论剑典如何奇诡偏门,走到后面还是要回到“灵力”这两个字上面。他估计后面的修炼,也离不开灵力。

剑修是过时的东西,修炼的依据是一文不值的剑典。他不是老板,不会那般痴迷剑典,认为剑修多么伟大云云。

他压根也不去想剑胎后面的修炼。

虽然剑典上说,抱着剑打坐,能够滋养剑胎种子。其实更重要的是,抱剑入定有利于夜晚的警戒。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