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qishu2(手机版) >> 史上最强师兄 >> TXT下载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1660.希望与信念

    “一切都将归于无,不论你,我,她。!”

    听到燕赵歌的话,封云笙回忆着,复述聂惊神当初的言语:“这句?”

    燕赵歌没说话,无声的点点头。

    封云笙也陷入沉思。

    这句话乍一看或许没什么,但燕赵歌不得不多想。

    然而不想则已,真要发散思维去解读,却能冒出很多解释。

    一切归于无,本是魔道的其一面,这可能是在预示着九幽接下来的动向。

    佛门、道门、妖族的几位顶尖大罗高手,都在谋算九幽,希望籍此获得契机,一举突破界限,登临道境。

    九幽对这一点,一直心知肚明,自然也不会坐以待毙。

    各方强者都在博弈,对九幽既交易,也打压,九幽同样在借机完成自身的布置,谁能笑到最后,要看各自本事了。

    聂惊神的话里,燕赵歌隐约听出一些不对劲。

    如果其真的包含提示,而道门又能看破的话,那么自然会占据几分先机。

    而除了这个思路以外,还能有其他解读。

    聂惊神口所谓“你,我,她”,无疑是指正在和他对话的燕赵歌,聂惊神自己,以及他们对话提到的禹夜。

    聂惊神将这三人并称,未必只因为都是当事人,很可能暗指他们三个的某种共同点。

    那么,是什么共同点呢?

    结合“一切都将归于无”这句话,燕赵歌细思极恐。

    如果聂惊神是把他自己和禹夜、封云笙并称,那很正常。

    禹夜虽然如今仍尚未苏醒,但她修习混灭元经,清灵宝天尊祖师最纯正的嫡传,参悟混元无极奥秘。

    封云笙承载末法天魔部分权柄,然后自出机杼,别具一格,开创罗渊沌灭之道,同混灭元经虽然不同,但有异曲同工之妙。

    聂惊神原本是玉清正统嫡传,凭自身先天元胎和超绝悟性结合,也触碰到了无极之秘。

    他入魔后,原本偏向玉清阐释无极从无到有的道理,渐渐转为酷似清阐释从有到无的意境,同禹夜和封云笙相像。

    但聂惊神话里,却是将他和禹夜,与燕赵歌归于同类。

    这立刻触碰到燕赵歌敏感的神经。

    他没办法不留神。

    因为,如果不那么严格区分的话,聂惊神说的是对的。

    他燕赵歌,正是以玉清首书,无极天书起家。

    出于多种原因,这件事,燕赵歌一直秘而不宣,遮遮掩掩。

    早些时候,他以幽明大帝尹天下的幽明十二法作为掩饰。

    不过这只能用于前期,因为玉清元始天尊超脱的缘故,一定程度使得后来者的道路变得单一。

    后来者总有惊才绝艳之人,涉及无极道理,然而要不断向攀登,最终往往殊途同归,都归于玉清首书,无极天书。

    幽明大帝尹天下的尴尬便在于此,若是得不到无极天书,他靠自己继续向,将变得极为艰难,甚至止步不前。

    聂惊神的特殊,是源于他的先天元胎,而这是尹天下不具备的条件。

    燕赵歌一路向,脚步不停,推开仙门无妨,甚至渡过真玄劫,成清静玄仙都罢了,但继续一步步向,三气合罡,四气合罡,直到最后五气朝元,登临太虚,这无论如何,也难用幽明十二法来解释。

    所幸,燕赵歌很早又得到太清一脉嫡传的太易之拳。

    太易之拳某种程度,也触及无极之密。

    三清一体,从来不是一句空话。

    只不过,太易之拳在道理意境,同无极天书与混灭元经自有不同之处。

    但这已经又是一重掩饰。

    在此基础,燕赵歌更进一步集齐了玉清元始天书十卷的后九卷天书,并且都有修习。

    九卷元始天书倒推,虽然无法得到无极天书,但一脉相承的完整道理意境,便又是一重掩饰。

    事实,很多人都在猜测,三清同修推开仙门的燕赵歌,有没有希望凭借后九卷天书,逆推出十书之首的无极天书。

    这甚至成了不少人的期盼。

    聂惊神的话,当然也可以从这方面来理解。

    所以燕赵歌也不担心别人听见了,会有别的想法。

    但对无极天书的话题异常敏感的他本人,难免不多想一些。

    这样一想,燕赵歌不由得思索,假如聂惊神真的意有所指,他又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虽然燕赵歌很肯定聂惊神的实力,但要说他只凭眼力来看,看出燕赵歌身怀无极天书,显然不可能。

    那么如果是有人告诉他的,又会是谁?

    这个问题,燕赵歌很关心。

    虽然已经走到今天这一步,但燕赵歌对自己手头的无极天书,其实有颇多疑虑。

    假设是有人告诉聂惊神,那聂惊神现在所言,意味着什么?

    提醒,又或者警示?

    燕赵歌一时还看不分明。

    更何况,聂惊神那句话到底如何解读,也还不确定呢。

    换个角度来看,以想法不管是哪一种,其实都建立在一个前提。

    聂惊神那话,是出于好心。

    即燕赵歌当年的猜测准确,因为先天元胎的缘故,聂惊神化作与天同生的庚金之魔,确实不似旁人那般。

    但事实是否真的如此,燕赵歌同样不确定。

    从表面看,虽然聂惊神入魔后的特征和其他大魔不同,可是他面对自己和封云笙时的态度,让燕赵歌心情沉重。

    聂惊神其人,温暖的一面从来只展现给亲近之人,而对于敌人或者生人,素来如方才那般寡言冷峻。

    庚金之魔本也冷酷凌厉,而非原始心魔、影魔般狡诈擅伪。

    当然,先前的环境,即便有心,也不利于双方深入交流。

    而这也让燕赵歌拿不准了。

    聂惊神那句话,出于好心,得出种种解读,已经难以判断。

    可如果是出于恶念,那可能是有意的误导,遗祸无穷。

    燕赵歌眉头紧锁,心一时间思绪万千。

    “赵歌……”封云笙看向燕赵歌,双眉同样微微蹙起。

    “很多种可能,多多准备吧,眼下还不是见分晓的时候。”燕赵歌思考片刻后,眉头舒展开来,微微一笑:“从我个人来讲,我还是愿意相信聂师兄。”

    “不,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燕赵歌喃喃自语:“是希望,是信念……”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