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奇书2(手机版) >> 锦衣春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八六一章 杀人灭口

齐宁二人浮出水面之时,四周便响起一阵叫喊声,齐宁也根本无暇去理会,看向唐诺,担心道:“唐姑娘,你伤势如何?要不要紧?”
    
    唐诺摇摇头,两人都看向段清尘,只见到段清尘背部朝上,此刻却如同一具浮尸般浮在水面之上,似乎已经失去了知觉。
    
    “唐姑娘,此人可能是谋反要犯,我要审讯。”齐宁只以为唐诺也要从段清尘身上获得什么,以一丝商量的语气道:“我准备将他送进刑部大牢,你看如何?”
    
    唐诺脸色略有些苍白,但脸颊却有一丝晕红,轻声道:“你.....你带他去就是。”微蹙秀眉,齐宁知她方才只是简单处理伤口,接下来还要用药,道:“唐姑娘,你先去疗伤,这里交给我就好。”暗想唐诺医术精湛,虽然被刺中后腰,但以她的医术,想必也不会对她形成太大的危害。
    
    唐诺点点头,齐宁这才四下里看了看,只见到四周围竟然有四五艘画舫,形成了一个大圈子,每艘画舫的船舷边都挤着一大群人,所有人都是看着自己这里,不少人更是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齐宁知道围观热闹是人们的通病,也不去多理会,伸手过去拉住段清尘手臂,段清尘身体却是随着水波起伏,毫无一丝一毫的反应,齐宁心想莫非自己吸取内力太过,段清尘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
    
    他倒担心自己方才吸取太猛,将段清尘弄死,将段清尘的身体在水中翻转过去。
    
    段清尘发髻已经散开,在水中漂浮开去,可是那张本来十分白皙的脸,此时却有些乌青,齐宁见段清尘双目紧闭,牙关紧咬,浑然如同死了一般,倒也有一丝担心,伸出两根手指去探段清尘鼻息,触碰鼻端,却发现段清尘弊端冰凉,竟已经没了呼吸。
    
    齐宁吃了一惊,急忙翻看段清尘眼睛,却发现段清尘眼内一片血红,瞳孔涣散,没有丝毫光彩,心下一沉,这眼珠子完全就是个死人的症状,难道自己果真吸取太猛,这段清尘被自己吸干内力而死?
    
    却忽听唐诺道:“小心。”已经拨动水面靠近过来,一只手伸过来,手中多了一颗药丸,“吞下去。”
    
    齐宁知道唐诺绝不会害自己,想也不想,将那颗药丸吞下,这才向唐诺道:“唐姑娘,段清尘似乎.....似乎死了!”
    
    “他中毒了。”唐诺压低声音道:“我担心他身上的毒会感染到你身上,所以才让你吞下药丸,你将他翻转过去。”
    
    齐宁这才明白唐诺为何给自己吞下药丸,可是听唐诺说段清尘中毒而死,齐宁心下骇然,立刻按照唐诺所言,将段清尘身体再次翻转过去,背部朝上,唐诺一双清澈的眼眸盯在段清尘背上缓缓骚动,忽地停住,右手伸出两指,齐宁便看到,唐诺两只指甲从段清尘背上一处缓缓抽出一根极为细小的银针来。
    
    那银针已经发黑,而抽出银针的肌肤那里,隐隐泛红,若不细看,实在难以看出来。
    
    “唐姑娘,是你......?”齐宁微皱眉头,他知道唐诺也擅长暗器,心想难不成方才自己没有注意的时候,唐诺已经出手,用毒针毒死了段清尘。
    
    唐诺摇摇头,只是盯着银针看,猛地抬头,扭头看向附近的画舫,齐宁也顺她目光看过去,只看到船舷边黑压压的人群。
    
    “毒针刚刚射入进去。”唐诺神情凝重,声音很轻:“若是没有判断错误,段清尘浮出水面的时候,有人出手打出了毒针。”
    
    齐宁眉头一紧,目光四周扫动,可是数艘画舫加起来有一两百人,又如何判断出是谁趁机偷袭。
    
    毫无疑问,自己与段清尘在水下缠斗的时候,已经有人在画舫上准备着,段清尘浮出水面,对方立刻出手,用毒针毒死了段清尘,归根结底,当然是害怕段清尘向齐宁招供,这是要杀人灭口。
    
    齐宁万没有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忽地想到什么,低声问道:“唐姑娘,有没有可能是......?”后面却没有说出来,唐诺摇头道:“你是怀疑阿瑙?不是她。”她没有说原因,但语气十分肯定,齐宁心知既然唐诺判断不是小妖女所为,那便真的不是小妖女。
    
    毒杀段清尘之人,自然有可能是段清尘的同党,对方知道段清尘行踪,一直在暗中监看,紧急时刻,果断出手。
    
    齐宁立时便想到陆商鹤,目光犀利,往画舫船舷边扫过。
    
    陆商鹤武功了得,从画舫上打出毒针,对他来说绝非难事。
    
    只是齐宁也知道,如果当真是陆商鹤,他既然出手成功,必定会迅速退离,这时候再想找到,并不容易,即使将这几艘画舫迅速控制住,一一盘查,也未必能够真的抓到陆商鹤。
    
    他正自沉思,忽见到唐诺身体一侧,竟是向水中沉下去,齐宁吃了一惊,这时候也顾不得段清尘尸首,伸手抱住唐诺,急声道:“唐姑娘,你.....你怎么了?”
    
    “我.....我中毒了......!”唐诺眼睛勉强睁开:“你....你帮我找....找个地方,我要.....要解毒......!”
    
    “你中毒了?”齐宁一怔,暗想难道又有人偷袭唐诺,但猛地想到什么,失声道:“段清尘匕首上有毒?”
    
    唐诺勉强点头,却是有气无力。
    
    对齐宁来说,唐诺的性命远比要查出是谁毒杀段清尘要重要得多,这时候瞧见不远处有一叶接送客人的小舟,向那边招手道:“快过来!”
    
    那人不知底细,显然也怕卷入是非,不敢靠近,齐宁心下恼怒,厉声道:“我是锦衣候,赶快过来,有赏!”
    
    那船夫犹豫一下,终于还是荡着船桨过来,到得边上,齐宁抱着唐诺先将她送上船,这才翻身上船,瞧了瞧岸边,猛地瞧见不远处有一艘画舫极其眼熟,与其它船只不同的是,那艘画舫船舷边并无几个人。
    
    齐宁立时认出,那竟然是卓仙儿的画舫。
    
    他也不多想,指向那艘画舫向船夫吩咐道:“去那里。”
    
    那船夫也不敢违抗,操舟往那边过去,到得船边,早有人过来接应,只见到卓仙儿船上管事王翔在等候,看到齐宁过来,王翔已经叫道:“侯爷。”
    
    齐宁也不啰嗦,道:“赶紧腾间空房。”抱着唐诺跳上了船,这时候也不忘回头向那船夫道:“回头去锦衣侯府领赏。”
    
    唐诺这时候已经有些昏昏沉沉,王翔看出事情紧急,忙道:“侯爷随我来,那边有空房。”
    
    却听一个声音道:“到楼上去,屋里有冰,不会炎热。”声音之中,一道倩影已经转过来,正是卓仙儿。
    
    齐宁也来不及解释,道:“仙儿,去你屋里,这位姑娘要疗伤。”
    
    卓仙儿也不废话,急忙领着齐宁上了楼,进了舱内,齐宁将唐诺放在床上,这才问道:“唐姑娘,我该怎么做?”
    
    “水.....先给我水......!”唐诺身体绵软无力,连说话也是不似平日那般清冷。
    
    卓仙儿听唐诺要水,急忙过去倒了一杯水过来,齐宁让唐诺倚在自己怀中,接过水杯,喂着唐诺饮水。
    
    唐诺却似乎口渴至极,一杯水瞬间见底,又含糊不清道:“水!”齐宁这时候却感觉唐诺身体发烫,宛若火炉子一般,心下着急,暗想唐诺的体温已经远超正常体温,这定然是毒性发作,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卓仙儿忙又去倒水,连续三杯水下去,唐诺的呼吸才微微均匀一些,便在此时,却听到外面传来叫喝声,又听一个声音道:“我阿姊在上面,谁要是拦我,我杀了谁。”听得“砰砰”两声,似乎有东西摔在甲板上,又听脚步声响,随即一道人影已经从舱外冲进来。
    
    齐宁听到叫喊声,就知道是小妖女过来,也不去看他,卓仙儿有些错愕,小妖女见到齐宁于这粉色香闺之中抱着唐诺在床上,几步冲上来,怒声道:“你.....你要对我阿姊做什么?”
    
    齐宁看也不看她,只是问唐诺:“唐姑娘,我还要做什么?”
    
    “怎么了?”小妖女此时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对劲,见唐诺一张俏脸红彤彤一片,整个人看起来也似乎是有气无力,“阿姊,你.....你怎么了?齐宁,你对我阿姊做了什么?”
    
    “你不是说自己用毒厉害吗?”齐宁忽地想到什么,看向小妖女:“你阿姊中了毒,你可有办法救她?”
    
    “中毒?”小妖女靠近过来,“伤在哪里?”
    
    齐宁犹豫一下,心想自己对毒药一窍不通,卓仙儿自然也不会懂,眼下也唯有小妖女了解毒术,轻轻让唐诺侧躺下去,背对这边,这时候几人都看到,在唐诺腰肢下方翘臀上一点点,被匕首划开了一条口子,水靠已经被划破裂开,伤口处却有一片黑巾堵着。
    
    小妖女凑近过来,小心翼翼将那水靠撕开,那腰肢下雪嫩的肌肤便即显露出来不少,小妖女又取下那黑巾,只见到伤口处的流血却已经止住,不再向外流血,匕首划得并不深,只是浅浅一道。
    
    只不过唐诺肌肤雪腻,那道刀口就异常的显眼。
    
    小妖女凑闻了闻,从身上取了一只瓷瓶子,打开瓶塞,将里面的粉末往唐诺伤口处涂抹,唐诺似乎吃疼,娇躯微颤,齐宁只是看着,这时候也只盼小妖女有几分本事,并不打扰。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