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奇书网(手机版) >> 锦衣春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七三三章 眇翁

    p>

    司马岚虽然晋封为镇国公,但府邸却依然悬挂着忠义候的牌匾,并没有更换。

    华灯初上,司马府今夜要宴请东齐太子,而且邀请了不少朝中官员作陪,淮南王和锦衣候齐宁都是受到了邀请。

    四大侯爵之中,武乡侯苏禎也应邀前来参会,而金刀澹台家素来行事低调,而且澹台老侯爷年事已高,据说上次参加朝会回去之后,躺在榻上就没怎么起来过,有人私下里议论,照这个形势看,澹台老侯爷应该撑不了多久,今次的夜宴,自然是想来也来不了。

    司马府前两列参天的古柏,大门灯火通明,左右高墙均挂了风灯,亮如白昼。

    齐宁从京都府带走了两名凶犯,交由段沧海暂时看守,回到府里收拾一番,这才骑马前来司马府赴约。

    到得司马府时,天色早已经暗下来,自报家门之后,有人立刻引着齐宁进了府。

    齐宁这是第二次来到司马府,上一次过来是因为疫毒爆发之际,那时候也没有心思看司马府的景色,这时候信步而行,通过一条两旁都是园林小筑的石板道,两边广阔的园林灯火处处,采的时左右对称的格局,使人感觉脚下这条石板道似乎正是府邸的中轴线。

    行了一阵,便见到前方不远处灯火辉煌,一座巨大的亭子出现在前方,竟然是架设在一处水池之上,重檐构顶,上覆红瓦,亭顶处再扣一个造型华丽的宝顶,下面是白石台基,靠到近处,便发现栏杆雕纹精美,先不论院内的奇花异草、小桥流水,只是这一座水上亭子,便见造者的品味和匠心。

    水上亭人头攒动,颇为热闹,齐宁心知都是司马岚请来赴宴的客人,远远就瞧见苏禎倚着栏杆,正与两名官员谈笑风生。

    “锦衣候到”齐宁顺着一座石桥到得亭边,便已经有人高声喊道。

    一时间厅内的躁动顿时静下来,众人都是向齐宁这边瞧过来,齐宁脸上带笑,这种场合当然算不得什么,他缓步进去,左右众人互相瞧了瞧,但也没有失礼,都是向齐宁拱手,齐宁也是拱手还礼。

    水上亭内十分空阔,绕着一圈摆有桌案,灯火通明,湖上凉风习习,这倒比在大厅内设宴要舒适得多,看来今夜这宴会,司马岚还真是花了一番心思。

    齐宁本以为自己来的比较晚,该到的人应该都到了,但扫了一圈,认识的倒也没有几个,只有苏禎还算熟悉一些,神侯府西门无痕固然没有前来,便是淮南王也没有赶到,齐宁正寻思淮南王在宫里已经答应会来赴约,难道是要放司马岚的鸽子

    尚未多想,便听到有人高声道:“王爷到,齐国太子到”

    淮南王虽然实力及不上司马岚,但明面上那是大楚王叔,也是太祖皇帝的嫡系子孙,众人不敢怠慢,都是整理衣衫,分列两边,迎候淮南王和东齐太子。

    齐宁瞧见司马岚在前领路,其后跟着淮南王和东齐太子段韶,几人看上去气色都是不错,司马岚更是时不时地向左右指指点点,似乎正在向段韶解释什么,淮南王在旁也是含笑抚须,看上去倒是其乐融融。

    淮南王身后,却跟着一名锦衣人,个头不是很高,但轮廓分明,目光锐利,一看就不是善茬。

    齐宁正奇怪那人会是谁,边上已经有人低声道:“淮南王身后的就是鬼影吧”齐宁扭头瞧过去,只见两名官员正低声私语,其实这两人已经是贴耳低语,声音极小,一般人根本听不到,但齐宁如今的武功非比寻常,那两人距他几步之遥,他确实听得一清二楚。

    那两人并不知被齐宁听见,只听一人兀自低声道:“带了鬼影出来,看来淮南王是担心有人行刺,嘿嘿”声音却戛然而止,却原来司马岚已经领着淮南王和东齐太子进了亭内。

    众人当下纷纷行礼,淮南王和东齐太子也拱手还礼。

    段韶瞧见齐宁,快步凑上来,展颜笑道:“锦衣候,听说你今晚会来赴宴,我只怕你不能如约前来呢,一路之上,多亏你护送,这才平安顺利。”

    齐宁笑道:“殿下客气了。半道上有事耽搁,只能不辞而别,好在有王爷坐镇,一切平安无事。”

    淮南王此时也在边上,笑道:“太子,锦衣候这般说,不过是给本王老脸而已。这次东齐之行,从头到尾,都是锦衣候一手打理,本王又何来半点功劳过了江,他不辞而别,本王一直怀疑他是故意要将这最后一段路的功劳送给本王,哈哈哈”

    段韶在旁也是禁不住大笑起来,却是伸手握住齐宁,拍了拍他手背,笑道:“锦衣候,本宫现在是身在异乡,你可要多多关照才是。”

    司马岚这时候却是招呼众人坐下来,众人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地位,各自落座,东齐太子是客,而且今夜设宴本就是为了他,所以理所当然坐在主座,淮南王和司马岚则是一左一右分坐,齐宁身为四大世袭候之一,则是在淮南王下首坐了,武乡侯苏禎坐在司马岚下手,而司马常慎则是在苏禎下首坐了。

    锦衣人“鬼影”并无坐席,而是站在淮南王身后一步之遥,如同石雕一般一动不动。

    绕着亭子一圈都是坐席,但中间兀自还空出很大一块地方。

    司马岚端杯站起身来,正容道:“诸位,太子鞍马劳顿,从齐国一路护送公主前来我大楚,老夫以为,这第一杯酒,我们应该敬太子”

    众人都端杯起身,向段韶敬酒,段韶哈哈一笑,也是端杯起身,道:“此番我大齐与楚国缔结姻亲,自此之后,贵我两国便是一家人,在座的诸位大人,与本宫也都是自己人,共同进退,这一杯酒是定然要饮的。”

    齐宁心下好笑,暗想这些场面话说说也就罢了,万不能当真。

    在座的楚国官员,互相之间都是猜疑暗斗,更不必说和你齐国称自己人了。

    这第一杯酒,众人都是一饮而尽,落座之后,司马岚向段韶笑道:“今夜酒宴,本来是安排了一些歌舞伎表演舞乐,但殿下见多了歌舞乐姬,真要招上来,只怕殿下嘴上不说,心里嫌烦。”

    段韶立时摆手笑道:“老国公千万别这么说,国公真要找些美人前来表演歌舞,晚辈还真不会厌烦,美酒佳人,我想在座诸位没有谁会嫌多吧”

    众人闻言,都是哄然笑起来。

    司马岚也是笑道:“美人不会少,不过最近老夫认识了一位高人,此人有奇能在身,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如今这位高人尚在府内,恰好今夜为殿下设宴,若是殿下感兴趣,我想请这位高人前来献艺。”

    “高人”段韶奇道:“不知高在何处”

    司马岚笑道:“等他来了,殿下自知。”向司马常慎使了个眼色,司马常慎已经站起身来,抬手拍了拍,众人正自奇怪,忽听得一阵若有似无的咿咿呀呀之声响起,一时间不知道从何而来,很快,却见到一名头戴斗笠一身黑衣的男子一边往亭内走来,一边拉着二胡,那咿咿呀呀之声正是二胡发出。

    在场的官员之中,倒有不少懂些音律,见他站立之时还能拉出二胡之音,都觉稀奇,只是此人头戴斗笠,斗笠下压,只瞧见他颌下飘动白须,一时间却也看不到他样容如何。

    在场众人的目光都盯在斗笠人身上,那斗笠人走到中央,竟是席地而坐,二胡咿咿呀呀的声音显得颇为凄楚。

    齐宁心想司马岚声称这人是个高人,他所谓的高明,应该不是指拉二胡吧虽说这人拉出来的音律还算过得去,但实在算不得太高明,齐宁甚至想到在西川碰见的二胡老怪空山弦,比起二胡老怪空山弦的手法,眼前这斗笠人拉二胡的本事还差一大截子。

    四周众官员也都颇为疑惑,心想这等手艺,街边卖唱都未必会有人听,实在不知道司马岚为何会将这样的人弄到如此高雅的宴席上来。

    但这是司马岚请来的人,在场众人又有谁敢谁一个不字,便是连嫌弃的表情大部分人都不敢挂在脸上,一个个瞧着那斗笠人,倒似乎都听的很认真。

    等得二胡声停止下来,众人才松了口气。

    段韶虽然觉得奇怪,但心里却很清楚,司马岚叫来的这人,绝不可能只是拉上一曲二胡这么简单,司马岚既然对此人十分推崇,那必有其缘故,当下看向司马岚,含笑道:“老国公,这就是您说的高人吧”

    司马岚微微一笑,道:“殿下,此人唤作,他最大的能耐,并非拉琴,而是视物”

    “视物”不但段韶很奇怪,在场众官员也都有些茫然。

    齐宁坐在淮南王下首,气定神闲,端着酒杯,远远盯着。

    所谓宴无好宴,司马岚今夜设宴,连死对头淮南王都请了过来,他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这时候见到司马岚招了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人物上来,愈发觉得事情不简单,心中戒备,隐隐感觉今晚这宴会上总要发生些什么。

    本章完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