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奇书网(手机版) >> 一号红人

第2144章:芬太尼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看电影点这里
    李睿听得愣住了,过了会儿才问:“既然没有疾病,怎么会突然变成那样,差点死掉?难道是传说的羊角风?”

    绿小褂听得笑起来,笑容很冷,不过里面没有鄙夷之味,摇头道:“你朋友那根本不是羊角风的症状表现!你们刚才反映的情况,和患者进入icu后抢救时表现出来的症状,倒像是麻醉药毒。不过你们在会所里面喝酒,不应该接触到麻醉药,这是令我怀疑的地方,但如果说不是那种麻醉药的药效后遗症表现,我又实在想不出别的原因来解释这一点。”

    “麻醉药?”

    李睿一下子懵住了,麻醉药不是做手术的时候用的吗,李善京在会所里喝酒,怎么会碰麻醉药,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万分不解的看向米娜。

    当然,他看向米娜,不是向米娜寻求解释,而是惊讶之下自然的举动。

    米娜没有看他,正为林孝美翻译那绿小褂所说的一切。

    林孝美听后也是十分惊愕,美眸圆睁,檀口开启,一副呆傻美娇娘的模样。她作为一个亚洲红星,生活圈子看似很大,实则李睿还要小,因此她受到的震撼要李睿还大。

    绿小褂解释道:“按你们描述的现场事发经过,患者晕迷了一段时间,醒来后应该有自主呼吸,否则他直接在晕迷因窒息死过去了……”

    李睿也不知道事实是不是这样,但听起来他的话很有道理,连连点头。

    绿小褂续道:“但关键不是这一点,关键是他呼之应声,应声结束后,却忘记了呼吸,因此很快导致他晕迷过去。”

    李睿听到这里大为震惊,如同听到了天方夜谭一般,好笑不已的道:“忘记了呼吸?怎么可能?大活人怎么会忘记呼吸?他算是忘记了一切,患失忆症,变成了大傻子,也不可能忘记呼吸吧?算他脑袋想忘掉,他身体也不答应吧,自己会因憋不住气而下意识的呼吸吧?”

    米娜急急将他的话翻译给林孝美听,林孝美听后也是惊疑不定的看向绿小褂彭医生,看他如何解释。

    绿小褂笑了笑,道:“正常人当然不可能忘记呼吸,像你说的,算他脑子想控制自己忘记呼吸,身体也不答应,但患者是正常人吗?我刚才说过什么?他是麻醉药毒。有一种麻醉药名叫芬太尼,是强效镇静镇痛药,在临床麻醉应用极广……对了,忘了介绍,我是医院麻醉科的一名麻醉医师,今晚负责值班,刚才参与了你朋友的抢救!”

    李睿哦了一声,道:“哦,原来彭医生是麻醉医师,谢谢你救了我们的朋友。”

    绿小褂摆摆手,道:“不要谢我,这是我的本职工作,而且是全体医护人员同心协力才把他抢救回来的,说正事……芬太尼虽然很好用,但是它有一种极其不好的副作用,是呼吸遗忘效果,在临床麻醉手术,被施用了芬太尼的患者,有一定概率出现呼吸遗忘的后遗症,通俗点说是忘记呼吸。你一直和他说话没事,一旦停止对话,他可能会忘记呼吸,此时患者的神经枢还处于麻痹状态,呼吸系统的神经肌肉不会自主呼吸,停止呼吸一段时间后,患者可能出现生命危险,如果不加以抢救,患者极有可能此死掉。”

    他语速不快,米娜一边听一边翻译完全跟得。林孝美听她翻译完这段话后,吓得花容失色,下意识抬手掩口,但美眸里还是现出不尽的惊恐后怕之色。

    李睿则是直接傻掉了,这位彭医生语出惊人,令人内心震撼,当然,更令人震撼的是,一直在会所里喝酒的李善京,怎么会接触到麻醉药?

    绿小褂也很快对此表达了疑惑:“毒麻药物在国内的管控是极其严格的,像我们医院出台了一系列非常严苛的保管章程,理论,类似芬太尼这种极其危险的麻醉药物是不可能流落到民间的,我也不认为你这位倒霉的朋友,在会所喝酒的时候能接触到芬太尼,我也不敢相信他是了芬太尼的毒。可若不是芬太尼惹的祸,我实在想不出其它别的什么疾病能是这个症状的?刚才我们在抢救你朋友的过程,他也出现过两次呼吸遗忘,完全符合芬太尼的后遗症。”

    旁边的白大褂听到这也苦笑摇头,道:“现在看你朋友,抢救回来后一点事情都没有,要说他刚才差点被死神带走,谁也不会信的。这完全不是酒精毒或者身体疾病可以解释得了的,因此我虽然也不相信你朋友是接触到了芬太尼,但也只能这么想了。”

    绿小褂目光一转,环视林孝美与米娜二女,最后回到李睿脸,眼神忽然变得有些怀疑,道:“倒是也有另外一种可能……”

    李睿见他欲言又止,眼神也有些古怪,非常好,问道:“什么可能?”

    绿小褂道:“芬太尼作为麻醉药被发明以来,虽然一直作为传统意义的麻醉药使用,但最近在国外,兴起了一股拿芬太尼当毒品吸食的风气。芬太尼产生的麻醉效果海骆因强五十倍,吗啡强一百倍,因此很多瘾君子在偷偷食用芬太尼,以获得更高的快感,不少瘾君子因吸食过量而死亡,不过我不太相信,你的这位朋友,会侵染毒品。”

    他说是不相信李善京涉毒,但表情与眼神都带出了怀疑之色,显然是不确定这一点。

    李睿与林孝美二女,再加李善京,虽然都是仪表堂堂,端庄雅丽,不像是吸食毒品之人,但眼下这个时代,谁吸食毒品也不会在脸刻“我吸毒了”三个字,有些看去非常高雅优秀的人士,偏偏是隐藏至深的瘾君子。因此这位彭医生不敢通过李善京以及他这三位朋友的外表判断他没有吸毒。

    米娜与李睿同时摆手道:“没有吸毒,绝对没有……”

    绿小褂皱眉道:“那完全无法解释了,不过你们过会儿可以问问患者朋友,看他是不是遭遇过什么。”

    白大褂道:“你们再等一会儿,一刻钟差不多,确认患者没有任何问题后,会放他出来。”

    两位医生说完,和李睿三人抬手道别,白大褂回了icu病房里面,彭医生则快步离去。

    李睿与林孝美、米娜三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都难以相信李善京是麻醉药毒的事实。

    米娜嘟囔道:“医生说善京哥是麻醉药毒,但他肯定不会自己食用或者注射进体内,也是说,麻醉药很可能是掺在酒水里的,否则他不可能误食。可酒水我们四人全喝了,为什么只有善京哥毒了?”

    李睿也很疑惑这一点,闻言也是老大纳闷。

    林孝美低目垂眉,表情有些沮丧,雪白美脸在灯光的映射下,散发出晶莹的光泽,倒也显得楚楚可怜,令人疼惜。

    三人等了十分钟差不多,李善京在护士的陪伴下走出了icu。李睿三人忙迎了去。

    林孝美皱着眉和李善京说了几句什么,李善京面露尴尬的笑容。

    林孝美又摆手导向李睿,用韩语说:“若非这位李先生指挥我们对你进行急救,你已经在会所里去世了,不会有机会来到医院里接受抢救,你应该好好谢谢这位李先生。”

    李善京转目看向李睿,目光有些复杂,但很快伸手给李睿,用韩语说道:“李先生,谢谢你救了我的性命,我一定会报答你的。”语气倒也真挚。

    米娜在旁将李善京的话翻译给李睿听。

    李睿对李善京其实并不如何讨厌,这位大少只是性子高傲点,脾气急躁些,没有别的大毛病,若非如此,刚才也不会对他施以援手,眼看他现在这么说,肚子里对他一点厌烦都没有了,说道:“不要客气,既然赶了,我怎么可能袖手旁观?”

    李善京听了米娜的翻译后,对李睿重重点了下头,眼神充满了友好,似乎已经被李睿的友善仗义所折服。

    李睿吩咐米娜道:“米娜,还是说正事,你问问李善京,他在喝酒前或者过程,是不是遭遇了什么?那个麻醉医师的分析很有道理,我们务必要确认这一点,要是找不到原因,恐怕以后他还会遭遇这样的事故,下一次他未必有这么好的运气。”

    米娜点头道:“好的,我先把麻醉师的分析告诉他,让他自己也想一想,是不是在他身发生过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说完这话,嗖西呐嗒的和李善京说起来。

    李善京听后吓得脸色难看之极,此愣住,呆了半响,忽然想到什么,抬起一根手指,语气忿忿地说了一大套话。

    米娜与林孝美不听还没事,听后脸色都是大变,一个个如同听到了魔鬼降世的消息。

    李睿见状有些着急,拉了米娜一把,道:“他说什么?”

    :真正的“麻醉药毒”,不是本章这个例子,李善京这是芬太尼的副作用造成的,为了便于理解,才说是麻醉药毒。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