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圣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九百二十五章 阳间天尊渴求之物(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咻!

    一枚金币被高高的抛起,带着细微的颤音,在空中翻转,穿过丝丝缕缕的混沌雾,而后向下坠落。

    正面与反面,分别代表生与死。

    这是在混沌区域的边缘,朱红色的大船上几人很平静,抛出一枚金币,以正反面来决定阴间宇宙一些人以及道统的生死存亡。

    袁晨、戚霞等人被杀,确实出乎他们的预料,但却也不以为意,死去几人很正常,算不得什么。

    但是,他们要表达出自身的态度。

    嗖!

    白影一闪,船上多了一人,伸手接住下坠的金币,从容而优雅。

    这是一个年轻男子,身穿素白战袍,谈不上英俊,但很有气质,风采自信过人,他开口微笑,道:“生死尽在掌中。”

    同时,混沌中露出一艘庞大的船影,又有人过来,属于阳间的大船,在这阴间散发着滚滚热浪。

    黑漆漆的大船上人不多,但都很特殊。

    一只老天狗十分衰老,如人一般盘膝而坐,静静地饮茶。一只老乌鸦站在船舷上,猩红的眼睛流动妖邪的光芒,也很老迈,羽毛都快落光了。

    还有一只黄鼠狼,更为苍老,兽毛略微泛白,佝偻着身子,盘坐在那里,盯着桌面上的龟甲,正在研究卦象。

    朱红色大船上的几人起身,迎接这三位老者,因为他们都很有来头,实力强劲。

    老天狗来自太武天尊那一脉,虽然为一老仆,但却可对决混沌宇宙的神级强者,道行高深莫测。

    它还不是真正的神,不过修炼岁月过于久远,一身道行高深的骇人,再加上阳间重器辅助,以半神之体可纵横这片天地中。

    老乌鸦亦如此,实力跟它相仿,有这两位高手坐镇,他们行事无忧。

    只有那只黄鼠狼较为特殊,皮毛都光秃了,虽然年迈,但是并未因进化岁月久远,而实力高深莫测,他勉强步入映照级。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轻视,甚至连老天狗与老乌鸦都对很恭敬,负责保护它。

    “见过黄神师!”

    朱红色大船上的年轻身影都起身,没人敢放肆。

    因为,在阳间时各教长老叮嘱过,这是一位高人,是浑羿天尊的第五弟子亲自出世,去找来的人。

    而且,乱宇、太武两位天尊的后人也去请过这个老黄鼠狼。

    “噗!”

    老黄鼠狼咳血,丢下茶几上的龟甲,闭上眼睛,靠在藤椅上,胸膛剧烈起伏。

    它轻轻一叹,道:“老了,精力不济,这才占卜一卦而已,就耗去不少心神。”

    在场的人都露出敬意,内心大受震动,他们很佩服,因为知道这个老黄鼠狼在推演什么器物,关乎甚大,让天尊都渴求的东西,让阳间大能都惦记的古老器物,有几人敢沾惹?

    在占卜这个领域内,最怕泄露天机,触动禁忌,动辄就会丢大性命。

    那等器物,其他占卜师谁敢推演?会要命的!

    “我觉得,传言非虚,有些东西的确在这片宇宙中。”老黄鼠狼靠在那里平静地说道。

    众人震动,吃惊的同时又无比的欣喜,暗叹,这位黄神师果然厉害非凡,连那种东西都可推演。

    居然真的在这片宇宙中,让他们的心头顿时火热起来。

    “太艰难,我只是感觉到,但却无法确定坐标,甚至一时间连大致方位都找不出来。”老黄鼠狼轻叹,两道长长的黄白眉毛微颤。

    “其中的最古器物不是高耸入云、宏大无边吗?目标应该很大才对,到时候我们用通天镜照耀,说不定能直接找到。”一人开口。

    刚才老黄鼠狼确定,这件器物应该在阴间。

    其他人点头,相传那件器物巍峨磅礴,气吞八荒。

    “当年,一位究极人物就是因为它而迅速崛起的,这是真的吗?”一人小声咕哝,说起那件最古老的传说之物。

    老黄鼠狼点头,说出一些隐秘,毕竟这些后辈弟子接触不到这个层面。

    “嗯,当年有人看到它,是一面巨大的墙壁,横亘天地间,抬头仰望,墙壁上满是痕迹,都是一些终极地势图,后来描摹出一些给阳间最强大的场域研究者看,让其感觉害怕,那些地势蕴含究极之奥,深不可测。”

    最为关键的是,那个发现巨大墙壁的人在墙上还看到一些发光的符号,蕴含深意。

    “可惜了,那位古老的存在藉此崛起,向着究极体进化,最终还是倒在路上,不知道进化成了什么,算一算它的衰败末端时间,应该死去了。”

    哪怕如此,那位倒下的半究极体泄露出来的消息,还是让人眼红,觊觎此墙。

    若是一例也就罢了,后来又有人看到那面巨大的墙壁,也开始向着终极体进化,守着那面墙很多年,可惜他也倒在进化路上。

    后来,阳间一场变故出现,据闻那面墙被打进混沌海,进入阴间宇宙。

    “最为诡异的是,每一个人站在那面墙前,都无法窥到它的全貌,只能一寸一寸的去摸索。”

    老黄鼠狼这般说道,让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

    大如须弥的一道墙?

    “这件器物只是最古老,没有人知道它起源于什么时代,而另外几件或许更珍贵吧?”有人问道。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