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最近浏览的小说(30本)   点这里显示

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奇书网(手机版) >> 剑来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一百二十章 远游

    经过这桩风波后,势利眼的大船主人立马跑来,说是给贵客们准备上好的二楼雅间,便是把驴子一并牵入也无妨,是他这艘小船蓬荜生辉才对。、剑意都会沾染污垢。那么草鞋少年一伙人的家底有多深厚,可以借此掂量掂量,船上多是见多识广的文人、商贾和江湖豪侠,不管各自心性是好是坏,蠢人还真不多。    林守一眼见着不再有人过来客套寒暄,揉了揉太阳穴,少年有些心烦意乱,若非空隙歇息的时候,能够亲眼看着碧绿箱在陈平安手里,一点一点显露出雏形,就林守一那种天生寡淡冷漠的性子,恐怕真要忍不住恶脸相向了。    陈平安有些于心不忍,说道:“放心,我肯定把这只箱做得让你满意。”    林守一盘腿而坐,满脸疲惫,破天荒吐露心扉,轻声道:“真想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独自面壁修行,只管我山中一甲子,任由世上已千年。但是阿良说过,这种路数的修心,叫枯冢,可行是可行,但独属于境界到了一定高度的练气士,我才刚刚入门,若是现在就这么干,肯定会走火入魔,堕入旁门外道而不自知。”    陈平安点点头,“那的确是得小心些。”    李槐托着腮帮蹲在一旁,乐呵呵道:“林守一,说不定阿良吓唬你呢,我看棋墩山就不错嘛,适合你去当神仙,无聊的时候,还能跟那个叫魏檗土地爷聊天打屁,坐着大乌龟,或是骑着黑蛇白蟒,威风得要死。不过这样的话,你既然都不跟我们去大隋了,那就把这只箱留给我呗?我现在背不动,过几年个子高一些,力气大一些,刚好把小箱换成大箱,我会念你的好,将来从大隋游学归来,大不了再还给你。”        林守一斜眼瞥着这个打着小算盘的李槐,冷笑道:“我就算留在棋墩山修行长生之法,也不把箱留给你。”    李槐哦了一声,“那你还是继续跟我一起去大隋吧。”    林守一揉了揉眉心,觉得还是只有阿良治得了这个李槐。    不对,李宝瓶可以,陈平安好像也可以。    难道就自己拿李槐没辙?    心情不太好的林守一盯住李槐,把后者给看得毛骨悚然,赶紧表忠心道:“干啥咧,林守一,我其实是想你跟我一起去大隋的啊,我就是有点眼馋你的箱,没办法,比我的箱要大嘛,这个我不否认啊,但是你如果真要下船返回棋墩山,我肯定是不乐意的,你想啊,咱们四个人里,就你道貌岸然,最一肚子坏水了,以后如果碰上没把坏字刻在脸上的坏人,比如包藏祸心的那种,肯定就只有你能一眼看穿啊,对不对,陈平安,李宝瓶?”    李槐左右张望,寻求援手。    陈平安低头打造箱,专心致志,置若罔闻。李宝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奇奇怪怪的问题,神游万里,心无旁骛。    林守一有些心情沉重,“你以为我们这趟去大隋游学,很轻松吗?除了山水险阻之外,肯定还有很多我们想都想不到的幺蛾子。”    李槐眨了眨眼睛。    林守一缓缓道:“我们大骊以武立国,江湖势力不容小觑,读人很少有人除名,在先生的山崖院建立之前,一直被整个东宝瓶洲骂做蛮夷之地。”    李槐点头道:“这个我知道啊,咱们齐先生从不忌讳说这些的,又不是没讲过咱们大骊的处境。”    林守一叹了口气:“记得我小的时候,督造官宋大人曾经说过一件事情,说早年大骊好不容易一个读人靠本事考进了观湖院,结果受尽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屈辱,不单单是言语辱骂那么简单,按照宋大人的说法,应该是大隋高氏和卢氏王朝的两名读人联手设置了一个连环局,害让我们大骊的那位生,心境崩碎,变得疯疯癫癫,多年后,好不容易恢复了神智,又在男女情事上被狠狠捅了一刀,然后就投湖自尽了。”    “我们大骊因为此事,朝野上下,举国震怒,这才掀起了与卢氏王朝赌上国运的大战,要知道在那之前,对于昔年拥有大骊上国身份卢氏王朝,诸多刁难,大骊素来是能忍则忍的。如今当然局面已经变了很多,现在我们大骊有越来越多的读人,山上的练气士也开始下山,为大骊朝廷效命,在边关奋勇杀敌。”    “这就又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格局,那就是大骊的文人很清贵,读人当官,就会自视高人一等,比如先前那个自称宛平县令的人,多半是从京城外放地方的货色,正儿八经的科举出身,所以我现在担心那个男人,在宛平县辖境渡口下船后,不管是生意气,还是想着新官上任三把火,会选择对我们图穷匕见。”    说到这里,林守一笑道:“好在他是读人出身的文官,可我们当中,也有一位不曾露面的‘山上神仙’,说不定能够震慑住他。毕竟读人在大骊再金贵,仍是比不过练气士。但是怕就怕那个县令不够聪明,或者说哪怕是京城人氏,也不曾真正见识过练气士的厉害,那我们还会有一连串的麻烦。”    李槐忧心忡忡,转过身对着侧卧在身后的白色驴子就是一巴掌,怒骂道:“惹祸精小白驴!你当自己是黄花大闺女啊,给人摸一下就耍性子发脾气?”        李宝瓶突然开口道:“现在那个老头子肯定是宛平县令的座上宾,相互吐苦水呢,我相信老人的身份越高,那名剑客的剑术越好,宛平县令就越不敢明面上出手,我大哥说过,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至于暗中使小绊子,我们可不怕,只要那家伙不敢动用朝廷力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了,你林守一怕什么?别自乱阵脚!”    林守一仔细想了想,点头道:“应该是这样了。”    李宝瓶说完之后,脸色认真问道:“小师叔,对吧?”    陈平安无奈道:“我哪里知道这些读人和当官的弯弯道道。总之遇上了麻烦,你和林守一商量着来。”    上次学塾马夫子“托孤”一事,几个孩子能够安然返回小镇不说,还把那名自称大骊谍子的车夫耍得团团转,其实就是林守一起的头,李宝瓶制定大方向,林守一再在细节上查漏补缺,天衣无缝,心志早熟得远远超过同龄人。    陈平安突然停下手中动作,想了想,干脆连柴刀也一并放在脚边。    心不静时,陈平安就会什么都不做,宁肯先放一放,也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