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我要做门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四百八十七节 衣锦归乡(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

    “建君……这是陛下赐给您的宅邸,您看看,可还满意?”负责功勋大臣和外戚、宗室事务的宗正卿刘屈氂领着张越,走在一栋奢华的宅邸之。書網 .

    汉与秦不同。

    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在太宗和先帝手土崩瓦解。

    并变化成为了今日的民、吏、王三级爵位体系。

    从公士到公乘属于民爵,从五大夫至关内侯是吏爵,列侯、诸侯王属于王候爵。

    彼此有着严格的等级,很少有人可以逾越。

    在这一点,已经与秦代有了明显的区别。

    现在,民爵已经可以自由买卖,而吏爵也能通过赏赐提升。

    只有最顶级的列侯,大部分情况下,依旧需要军功。

    既然整个军功勋爵名田宅制度已经崩坏,那么,自然秦代曾经严格的等级制度,也崩坏了。

    像这个天子赐给张越的‘建君宅’,其占地面积,几乎相当于过去关内侯才能有资格占有的宅院面积了。

    整个宅邸分为前后两个部分。

    前院为四进两弄,夸张一点的话,甚至可以在院子里挖一个大型露天游泳池了。

    而后院更夸张了!

    层层叠叠,有着大小房间百间。

    足可住下两三百人!

    各式的家具、器物,更是一应俱全。

    更别提,这个宅邸还是坐落在戚里的一侧,靠近未央宫宫墙的地方。

    本是长安城最好的地段之一。

    保守估计,起码价值千万!

    张越看着,也是咂舌不已。

    这么大的房子……

    实在是太大了!

    他又不常回长安,是不是有些太奢侈浪费了?

    不过,在嘴他却是一点也不客气,笑意盈盈的拱手道:“实在是辛苦明公了……”

    刘屈氂听了,连忙答道:“侍言重了,这是本官的本分……”

    刘屈氂是个月才从涿郡太守任调回长安,出任的宗正卿。

    他年纪大概四五十岁左右,白白胖胖的,看去像一个慈眉善目的邻家大叔。

    但是……

    张越很清楚,这位当今天子的亲侄子的厉害!

    虽然,这位后来的澎候、左丞相因为卷入巫蛊之案而垮台,于是与李广利一起遗臭万年。

    连带着有关他的资料和记载,也在史册被堙没。

    但在如今,这位山靖王的庶子,却是刘氏家族的骄傲之一。

    这位后世的刘玄德的元祖堂兄,出生很不好。

    其母甚至只是山国的一个小商人之女,与刘胜也不过是有过一段露水姻缘而已。

    山靖王刘胜是什么人?

    拔掉无情这个词,用来形容他,最是恰当不过。

    他一辈子,仅仅是被承认的子嗣有二子一百多,女儿不计其数。

    至于私生子和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他的种的,更是不计其数。

    故而,刘屈氂也只是顶一个宗室的名头而已。

    刘胜活着的时候,甚至可能都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个儿子。

    等他死了,那更管不了。

    然而……

    刘屈氂,却通过自己的学习与努力,一步一个脚印,从基层的县尉开始做起,历任县尉、县令、郡司马、郡都邮、郡尉、太守,直至现在拜为宗正卿。

    若不出意外,他还可能被拜为丞相!

    这可太了不得了!

    而且,刘屈氂还是海西候李广利的儿女亲家——他的长子刘恢娶了李广利的嫡女。

    他的发妻张氏与李广利的发妻是闺蜜。

    故而,当他奉诏入长安担任宗正卿,敏锐的长安列侯们,已经在私底下传言,他将拜为丞相。

    而且,张越还听说,刘屈氂一旦拜相,可能被授予实权。

    丞相府将重新发挥作用!

    所以,张越对刘屈氂,保持了足够的尊重。

    刘屈氂却是笑嘻嘻,无和气的道:“建君喜欢好,喜欢好……”

    他虽然刚从涿郡来到长安不过一个月,但张越的大名和威势,却早已经有所耳闻,最近更是亲眼目睹了这个天子宠臣是怎么吊打古学派的。

    他可一点也不想给自己的亲家,平白招惹这么一个大敌。

    “陛下还吩咐了,赐给建君的奴婢,可以让建君亲自挑选……”刘屈氂笑着道:“不知道建君对奴婢下人,有什么要求?”

    他的宗正卿衙门,可是有着十几万的官奴婢。

    从犯官家眷到夷狄俘虏甚至是僰奴,可谓应有尽有。

    特别是前段时间,天子清洗了长安官场和商场,抄没了大量的奴婢与罪犯家属。

    张越却是想了想,这宅邸他未必会长期回来住。

    嫂嫂大约也适应不了长安的生活,她更喜欢在南陵,经营自己的庄园与事业。

    至于柔娘,一个人住这里,张越也不会放心。

    所以呢,在可见的未来,此宅大约会长期空置。

    这让张越感觉有些肉疼,这么大的宅子,空在这里,但每天的花费和用度,恐怕都少不了。

    而他这个侍兼县令的年俸,不过两千石而已。

    算算赏赐,加建君这个封君的两百户食邑的岁入,一年下来,撑死了也五十万的工资。

    所以,此地必须得能赚钱!

    最起码,这个宅子里的下人,得能赚到足够养活他们和维护此宅的收入。

    那么在长安城里什么东西最赚钱?

    想到这里,张越对刘屈氂拱手道:“未知宗正卿之,可有善于酿酒之人?”

    刘屈氂闻言一楞,随即也醒悟了过来。

    长安公卿贵族们,靠着酿酒贩酒,补贴家用,这是传统了。

    因为,汉室官方严禁私自酿酒。

    而关夏季的旱灾,又让国家严厉禁止一切使用粮食酿酒的行为。

    但……

    越是如此,人民越喜欢喝酒。

    而私酒贸易也因此成为了关现在最赚钱的买卖。

    只是能做这个买卖的,只有顶尖的贵族。

    其他人哪怕是碰一下,都可能粉身碎骨。

    而眼前这个年轻的天子宠臣,恰好是有这个资格干这个事情的。

    这样想着,刘屈氂笑的更开心了:“建君想要酿酒匠人?正好,宗正卿官邸,有数百名精于酿酒的大匠,皆是犯官奴婢,建君若是需要,本官这让人将名册送来,使建君仔细挑选……”

    反正,挖刘家墙脚的,也不差一个姓张的。

    这也是对方应有的权力!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