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里表世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

第一百一十八章:我也是演员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源站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这一处土著部落,是神秘力量的发源地之一,但巫毒娃娃,真正的诅咒力量,早就传承到了霍夫曼家族的手中——获取邪灵的力量需要血祭,这一代还没人得到,还魂尸……普通还魂尸,和“养尸”养出的,差得太远了。

三名女子,冲向三个方向。

还魂尸布兰达,恐怖的力量之下,拳头打在别人胸口,直接就轰塌胸膛!打中肚子能砸穿腹部,而打到头部,一下就锤爆脑袋!在她身后的尸体,一个个残缺不全,血肉散落的到处都是,还夹杂一泼泼斑驳的脑浆。

好像美杜莎的凯瑟琳,邪灵力量杀死的人,剧毒将尸体皮肉完全化去,只留下一具具惨白的骨骼,至于布兰达的巫毒娃娃,琰罗发现,不少人,都是身上毫无伤口的倒下。

“难道……是针对精神或灵魂的攻击?”

很快整个巫毒部落,就被凶残的三人屠戮一空,一方是未开化的野蛮土著人,一方是欧洲文明社会的白人,却是这样的结果,只能说这个世界上决定生存和毁灭的,不是什么人种、性格,或权势、财富,而是力量!

琰罗打酱油在一旁看的分明,杰西卡用巫毒娃娃战斗配合诅咒,精神力遥控傀儡,几名土著巫师的反击都被娃娃挡住;布兰达刀枪不入,和练了铁布衫似的;凯瑟琳,赫然能在实体与灵体之间,短暂切换!

这让他,想到了第一个世界引导员慕白的虚化能力。

灵体,物质——至少是普通物质,无法造成任何伤害,几名黑人武士,挥舞的砍刀长矛攻击到身上,直接就从凯瑟琳的身体穿透过去。

一些逃跑的人也被追上杀死,整个村子,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处死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大片大片的黑色泥土地面,被鲜血浆染成了暗红!

杀光了所有土著人后,三名女子,看向彼此。

空气中有无形的杀机在酝酿。

天色更加昏暗了,连那些升起的火堆,火焰都在这一股气势下,变得黯淡。

“去死吧!”

红发女子布兰达大部分恨意都在杰瑞身上,但不代表对凯瑟琳就没有任何仇恨,现在既然不用再隐藏,她爆发出全部的力量,双腿猛地踩踏地面,下方的泥土瞬间凹陷,借着这一股反震力爆射而出。

一拳击出,狂暴的力道,直接打穿空气,带起一连串“噼里啪啦”,震耳的气劲炸响!

比先前打死拉库图的一拳更狂猛!似乎给人一种感觉在这样的一拳下,就是一头牛,一只大象,都能一击轰杀!凯瑟琳看着这一拳的威势,也忍不住有点色变,连忙将身体虚化,整个人变成半透明。

“轰!”

布兰达的一拳,从凯瑟琳身上穿过去巨大的力量带着她自己,收势不住,又向前冲了一段距离砸中一棵树,顿时将这合抱粗细的大树拦腰轰断。

“好厉害……可惜,再强的力量,打不到,又有什么用?”

凯瑟琳头发上几条毒蛇飞出,就像箭矢一样射在了布兰达身上,不过这些毒蛇咬不穿还魂尸的皮肤,毒性无法深入,反而被抓住,几下撕成碎片,落在地上又变回了头发。

杰西卡趁着机会,控制巫毒娃娃中的缝合怪,飞到了一处尸体堆中,以这只傀儡为核心大量尸体,向一起聚合,凝出了一只诡异的尸兽。

4米多高的巨大尸兽,迈开步伐冲向布兰达,杰西卡身边的另一只傀儡“幻影人”,灰黑色的娃娃融入虚空,下一秒,从凯瑟琳背后的影子中飞出!这个灵体化的女子,半透明身体,被幻影人,斩出了一道黑色伤痕。

“7只守护傀儡,虽然外表,只是普通的巫毒娃娃,但其本质,每一只傀儡内,都隐藏着古代传承下来的巫毒之种。低级邪灵的力量,区区灵体化,是没有用的。”

杰西卡面色平静的说着:“如果是原来的我,也许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杀了父母和哥哥我的精神力,已经可以使用7只傀儡了……所以,这一场战斗的胜利者,只会是我!”

“别说大话了!”

布兰达这时已经用拳头几下将缝合怪,聚集的尸兽砸散,大股炸开的鲜血和碎肉,将这名红发女子的皮肤也染成了红色,看起来极为可怖,她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唇上舔舐了一圈,将沾染的血肉吞咽在喉咙中。

还魂尸,吃下血肉可以恢复体能。

凯瑟琳也感觉到,杰西卡是三人中实力最强的——立刻和布兰达联手。

场面,一时间开始僵持,三名女子的战斗,将广场的地面都破坏成了废墟,一边的琰罗看得眼花缭乱,现在,他正解放“快乐”情感,要不是忍住,差点就跳起来鼓掌,大声叫好了。

三人战了10多分钟,琰罗偷偷拔掉武器的伤口早已痊愈,三名女子的消耗都很严重。

毕竟,布兰达一次次挥舞拳头需要爆发体力,杰西卡操纵巫毒娃娃,会持续的消耗精神力,凯瑟琳,邪灵的力量来自于她体内从古代传承下的,一颗邪灵的能力种子,无论变身状态,还是灵体化,都会消耗能量。

“停战吧。”杰西卡提议。

这三名女子没有一个是愚蠢的,继续战斗,很可能是同归于尽的下场。

“好。”凯瑟琳说道。

“好。”布兰达也答应。

“好!”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什么人?”凯瑟琳猛地转头下一秒,她的蛇瞳,就因为震惊而剧烈的抖动——她看见躺在地上,明明应该重伤,甚至死掉的杰瑞,若无其事的站起来了。

“哥哥,你?”

杰西卡也仿佛第一次认识了哥哥般,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琰罗看向三名女子,他伸出右手,随手右臂,一下、一下的甩动,开始“啪”、“啪”的打起了响指,嘴唇也抿住,吹出口哨。

死亡的土著人们,提供了大量恐惧和绝望,现在无心人偶内害怕的情感达到了50点满值,绝望也积存了47点,而还占据容量的3点,是先前祭祀典礼,黑叔叔们跳舞时,吸收到的兴奋和得意。

先是1点兴奋、再是2点得意,全部解放!

在解放的情感之下,充满激情的琰罗,也想要舞动了。

口哨、响指,正是歌曲“troublemaker”的前奏,一段被他当成过手机铃声的舞曲,琰罗右手打着响指,左手将身上沾染血迹的西服脱掉,又几下将里面的衬衫,撕成了挂在上身的性感、时尚碎布条。

他开始跳了!

一边跳,一边走向三名女子,双脚踩着节拍——不是这一首歌曲,对应的舞步,而是“自恋刑警”中大名鼎鼎的少主舞步,屁股大幅度的左右扭动,上身也有节奏的摇摆着。

吹着热辣的口哨,跳着销魂的舞步,露出结实的腹肌,可以说,现在的琰罗在解放的得意之中,非常骚气。

在三名好像石化了的女子,瞠目结舌的注视下,琰罗扭着风骚的舞姿,一直来到了她们面前。一个迈克尔·杰克逊的360度旋转,带起残破的衬衫布条飞舞,定格时摆出了经典的jojo立,肌肉紧绷,抬起的右手五指叉开,遮挡住半个面孔。

“不好意思,其实,我也是一个演员。”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