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雪中悍刀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番外第十章(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徐凤年有些心情复杂,拒北城一役之前,曾经与她约好了将来有一天一起去找姓温的喝酒,不知为何她似乎反悔了,上次徐凤年去那座小镇邀请过她,递去徽山大雪坪的口信,便如泥牛入海。

    很久就有眼尖的江湖豪客瞅见徽山之巅的异象,渡船上一时间哗然一片,就连徐宝藻都扬起脑袋,痴痴望向模糊不清的缺月楼,在武道上不曾登堂入室,其实是绝对无法看清那道身影的,只是渡船上游客哪怕使劲瞪大眼也只能看到那栋世上最高楼的轮廓,仿佛也像是亲眼目睹了徽山紫衣的绝代风华,一个个目眩神摇,心情激荡。

    恐怕谁都没有想到,李淳罡和王仙芝之后,能够让一座江湖俯首的人物,竟是一位女子。

    那位立下不世之功的西北藩王原本更有希望,只是他死了。

    父亲打下一座中原,儿子打下一座草原。

    徐家两代人,最终都没有逐鹿天下,没有篡位称帝,只留给后世无数悬疑。

    眼睛泛酸的徐宝藻刚想要收回视线,就在这一刻,连同她在内所有渡船客人都目瞪口呆了。

    清晰可见一抹紫色长虹起于大雪坪雄楼之巅,然后迅猛直坠山脚这条大江!

    等等,难道是他们这艘渡船?

    徽山紫衣轰然砸落在船头之上。

    船头下坠深陷江面之下,船尾高高翘起,整艘渡船倾斜出一个巨大幅度。

    人仰马翻,鸡飞狗跳。船舱内的游客还好说,只是叠粽子一般拥簇在船头那边的舱内,在船板上欣赏景象的客人就惨了,下饺子一般悉数摔进了歙江里头。

    徐凤年双脚扎根,岿然不动,徐宝藻惊慌失措地闭上眼眸,下一刻睁开眼,才发现自己像是牢固钉立于一座斜坡上,并未倒地。

    船尾重重落回江面,溅起巨大水花。

    气势磅礴不可一世的徽山紫衣随意挥袖,那些坠入歙江的落汤鸡都被拽回船上,跌坐在船板上,一个个失魂落魄。

    差点一脚踩翻渡船的轩辕青锋瞥了眼徐凤年,她眼中有些质疑和询问意味,徐凤年苦笑以对,她冷哼一声,倏忽不见。

    徐宝藻心思敏锐,开门见山问道:“你认识徽山这位江湖盟主?”

    徐凤年忍俊不禁,笑问道:“你不认识?谁不认识?”

    徐宝藻又问道:“她也认识你?”

    徐凤年没有刻意遮掩,重新趴在栏杆上,“我认识她的时候,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那会儿江湖上都不认识我们。你们剑州当时应该只听说徽山有个姓轩辕的败家娘们,弹弓打鸟雀的珠子,是用金子打造而成。”

    徐宝藻眼神恍惚,压低嗓音问道:“你到底是谁?!你是不是桃花剑神?”

    徐凤年愕然,心想这丫头的想法很是天马行空啊,怎么把自己跟邓太阿挂钩的?

    徐宝藻盯着徐凤年说道:“宋爷爷和刘关山都跟我说起过一些江湖事,尤其是宋爷爷身为剑道宗师,最佩服那位出海访仙的桃花剑神,说邓先生的剑术早已出神入化,剑道造诣已经不输大真人吕洞玄,而且宋爷爷说过邓太阿不喜佩剑,其实相貌平平,并非江湖传闻那般英俊潇洒。既然你连轩辕盟主都认识,加上你对高亭侯那些军中权贵的无所谓态度,以及你的相貌……”

    徐凤年打断这女子的推测,没好气道:“就因为我长得丑,就是邓太阿了啊?那我如果长得俊,还不得是北凉王徐凤年了?”

    徐宝藻很不客气道:“那你得下辈子投个好胎,才有机会当那位江湖百年徐凤年。”

    徐凤年会心一笑,“认识你到现在,你就数这句话最有道理。”

    徐宝藻扯了扯嘴角,给了个冷笑。

    徐凤年没来由问道:“你以前喜不喜欢道家典籍,以后想不想学武?”

    徐宝藻一头雾水,不知这个神秘兮兮的男人葫芦里买什么药,她没有急着回答,只是斜眼徐凤年。

    徐凤年脸色认真,“你知不知道自己是有气运的人?”

    徐宝藻没来由心中生出一股怒气,讥笑道:“气运?我当然有啊,否则怎么登榜胭脂评第四?第二条评语可还说了,五年或是十年之后的下次胭脂评,等观海徐氏小女渐渐长成,必能跻身前三甲,甚至有望夺得‘天下色甲’的头衔。你说我有没有气运?!”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