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儒道至圣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第九章 乙等?(1)

这是百度的转码页面,源站部分功能不可用,请点击
  

  方运看着六支香,低下头,在心中默念。

“一为母亲,我可能回不去了,恕孩儿不孝,请您保重。”

“二为死去的方运,谢谢。”

“三、四为方运的父母,五为玉环姐的父亲,有我在,一定不会再让玉环姐吃苦。”

“六为孟浩然,谢先贤之诗。”

方运看着香烛许久,满心的惆怅化作一声叹息,似是和过去告别。

上完香,两个人面对面坐在饭桌前。

方运说:“玉环姐,今天咱们吃饭定个规矩。”

“小童生请吩咐。”杨玉环笑着说,她已经很久没笑得这么开心,因为,身上的担子终于轻了些。

“今天的规矩就是,你夹一筷子,我夹一筷子,你吃多少,我吃多少!你不用说,这条规矩不容更改!我今天能吃多少,全看你了。”

杨玉环静静地看着方运,心中热流涌动,她突然觉得,有方运这话,这些年的苦和累都不算什么。

“我们家的小运长大了,知道心疼姐姐了。你现在是童生,以后家里就会宽裕许多,等中了秀才,这鱼肉也就不算什么。今天姐姐托你的福,好好吃一顿。”

方运夹起一块油汪汪的红烧肉,递到杨玉环嘴边,轻声说:“不,是我托你的福,没有你,我别说读书,活下去都不容易,我一直记得。”

杨玉环眼圈一红,张口吃下红烧肉,慢慢咀嚼。

生在穷人家,方知肉珍贵。

方运给自己夹了一块红烧肉,吃完后,从砂锅里挑出鸡腿,放到杨玉环的碗里。

“咱们俩一人一个。”

“嗯!”

两个人一年难得吃一次肉,今天放开肚子吃,最后吃了个精光。

杨玉环看着空空的盘子,有些不好意思,方才吃的太多了。

两个人吃得太饱,都懒得站起来,相视一笑,愉快地聊天,屋里充满了温馨的气氛。

不一会儿,邻居加传来喧闹声,是老王喝多了在教训孩子要好好读书考童生。

两人微笑,杨玉环看了看天色,说:“现在三位考官应该正在阅卷吧。”

方运点点头。

文院内。

宽敞的阅卷房内灯火通明,一排排的长桌整齐地摆放着,两千多考生的试卷依次摆放在上面,铺满桌面,非常壮观。

三位考官严肃地站在阅卷房深处的孔子像前,十位县文院的讲郎先生在身后。

蔡县令说:“恭请圣裁!”

“恭请圣裁。”众人随后齐声说。

一股奇异的力量凭空降下,房内生风,但所有的试卷都纹丝不动。

大多数试卷都没有变化,但差不多近二分之一的试卷突然散发着橙色光芒。

才气显现。

那些橙色微光有多有少,其中最高的才气接近三尺高,差一点就达到鸣州的层次。

名列第二的试卷才气只是勉强一尺高,两者相差极大。

随后,一阵狂风吹过,漫天试卷飞扬。

风停,大量的试卷堆积在一个角落,而桌子上只剩下一百份试卷,按照才气由高到低多少排列。

“以才取人,以文排序!”

蔡县令说完,十位讲郎先生各手持一份请圣言的答案,从后往前每人选九份考卷,开始阅卷判文。

才气最多的十份试卷则没动。

蔡县令当仁不让,说:“既然出了几近鸣州之诗词,那本县就不客气了,先睹为快。”说完高兴地走到方运的试卷面前。

之所以这么晚才阅卷,是因为考生交卷之后,有专人负责用纸张把考生的名字盖上名封,阅卷的时候看不到,防止作弊。只有确定了前五十的排位,才可以看到名字。

诗词放在最上面,蔡县令看到“春晓”两字,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字虽然还算工整,可在他看来还是太差,但一想方运是寒门弟子也就释然。

练字需要消耗大量的笔墨和纸,寒门弟子可没那么多钱,要么用树枝在沙上练习,要么用毛笔沾水直接在桌子上写,后者仍然需要不少的毛笔。

蔡县令看向诗文,不由自主读下去:“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三位考官都愣了,这诗的文字非常浅显,一读就懂,可为什么读完却有一种淡淡的遗憾?

另外两个考官也看着方运的试卷仔细思索。

“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万学正说。

蔡县令是同进士出身,官职是正七品,王院君和万学正只是举人出身,都是从七品。

蔡县令反复看了几遍,突然叹息道:“妙啊。此诗文字虽平易自然,但贵在一个‘真’字,景真,意真。此诗结构也不同凡响,你们看四句诗,依次是不知、知、知、不知,前‘不知’开篇,后‘不知’留白,让阅诗者去想,花落究竟有多少?为何要问这花落?”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