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小说:国王万岁

背景颜色:  绿    字体:        关灯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

3、 让你他妈的射我(1)

这算是爆发了吧,新书起航,求收藏、点击和红票等一切支持。

说实话,纯洁的刀子沉不住气了。

----------

“不要——!”

反应有点儿小迟钝美女安琪拉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惊叫出声,但是很显然,要阻拦已经来不及。

“麻痹的,拼了!”

孙飞将心一横,闭着眼睛用头盔一挡。

嘭!

火星飞溅,金属头盔瞬间就烧的通红,开始融化,软了下去。

扑刺刺一阵轻响,一股烤肉的焦糊味道春来。

孙飞怪叫一声,忙不迭地扔掉了烙铁一样的头盔,低头一看,骂了隔壁的,尽管反应的够快,双手手心居然已经被烫起了几个焦黑的大疤。

不过这个拳头大的火球,终于消散了。

我靠,躲过一劫。

只是孙飞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见对面那死胖子淫笑着,像是前列腺病人在憋尿一样,正在脸红脖子粗地憋着另外一个火球,那拳头大的火球已经又快要成型……

这回孙飞可没有东西挡了。

“你耍赖,不要脸…”孙飞突然指着正在‘憋尿’的死肥猪,委屈道:“有本事我们比试摔跤!我妈……呃,不,伟大的战神教导我们,小孩子玩火晚上睡觉会尿床,躲在远处放魔法的家伙都是卑鄙的懦夫……”

咕咚!

美少女安琪拉和姬玛闻言顿时间额头一排排黑线,差点口吐唾沫昏死到一边:耍赖?不要脸?尿床?这什么逻辑?伟大的战神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

看来亚历山大依然还是那个白痴傻子!

两人一时间忍不住都有点儿失望。

但是他们没有注意到,孙禽兽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床头盔甲的金属护胸,正鬼鬼祟祟背遮掩在身后,一边说一边嬉皮笑脸地往死肥猪格吉尔身前靠呢。

“骂了隔壁的,等老子靠近了,看你还威风…”

孙飞一边计算着两人的距离,一边准备这回给这孙子来点狠的,让丫直接躺着十天半个月,看丫还怎么玩火。

但是——

“尿你妈.的床!”

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的格吉尔,哪里会这么轻易收敛自己‘高贵魔法师的愤怒’,他决定好好给这个不知死活的傻子国王一点颜色瞧瞧,要是在能够有点儿意外收获,那就更好了。于是乎……

呼啦——!

火球又来了。

黑发美少女安琪拉这回反应速度不慢,她惊叫一声,俏脸一片苍白,奋不顾身地冲过来,将娇躯挡在了孙飞的身前。

死肥猪格吉尔一惊,但是火球已经发了出来,没办法收回,正在可惜一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还没有来得及享用就要变成焦炭……

孙飞也是大惊失色。

暗叫一声该死,再也来不及多想,孙飞一把抓住安琪拉酥滑如雪的精巧香肩,一转身将其紧紧地将这温香软玉大美人抱在怀里,准备用自己的后背,挡向那足以熔化金属的熊熊火球……

“妈的,这回真要被这个傻女人害死了……”

而然,就在此时——

噗!

一只大手,不可思议地突然凭空出现在火球飞行的路线上。

然后,只是那么轻轻一握。

动作轻盈,简直就像是抓了一团空气。

但是下一秒,孙飞却惊骇地发现,那团足以将金属头盔烧成铁水的恐怖火球,居然像是一个不响的臭屁一样,就那么瞬间被捏碎,然后无声无息地消散在空气中了。

而这只手,自始至终居然连毛都没有被烧到一根。

孙飞回过神来,放开一脸红晕的安琪拉,眼前一亮:“我靠,高手啊。”

而几乎也是在同一时间,胖子格吉尔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霎时消失不见,他不可思议地看着突然出现在大殿里的男人,一张锅盔一样的肥脸像是擦了粉一样变得煞白,浑身肥肉又开化寺抖虱子一样不可遏制地抖了起来。

如同见了猫的老鼠,死肥猪格吉尔的声音都吓得变调了:“兰……兰……兰帕德大人,你……你怎么会在……在这里……我……我……我……”

冷汗涔涔止不住地从胖子的额头冒了出来。

这个被叫做‘兰帕德大人’的高手兄看都没有看肥猪格吉尔一眼,而是转身先对着美丽黑发少女安琪拉微微鞠躬表示敬意,然后才神色冷漠地上下扫了一眼兀自站在床上摆pose的孙飞一眼,淡淡道:“亚历山大陛下!”

孙飞也在上下打量着这位‘高手兄’。

这是一个身高一米九的典型西方白人,身材修长,面容方正,眼睛有神,神态坚毅,让孙飞羡慕的是‘高手兄’那一头火红色的长发,像是空气中燃烧的火焰,拉风至极,随意用麻绳扎在脑后,绝对是泡妞利器啊。

最吸引孙飞目光的,是‘高手兄’背上插着的一柄约莫一米四五的双手大剑,宽阔厚重,只怕是有一百公斤重左右,剑刃粗糙并不锋利,但是颜色黑红,煞气十足。

这会儿让孙飞想起了《神雕侠侣》中,神雕大侠杨过后期从独孤求败哪里得到的变态武器——玄铁重剑。

不过唯一让孙飞稍稍不解的是,‘高手兄’实力强劲,应该是身体很贱看,但是不知为什么,他的面容却有点苍白,眉宇之间微微带着一丝病态。

孙飞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虽然‘高手兄’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抓破胖子的‘火蛋’救了自己,但是似乎对自己没有多少好感,而是颇有一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无可奈何味道。不过一时间孙飞也搞不清楚‘高手兄’的身份,只能略略点头作为回应。

“兰……兰帕德大人,我……可以走……走吗?”一边的死胖子已经被吓到两腿都快要站不住了,打着哆嗦问道。

兰帕德看都没有看他:“走?怎么?格吉尔,难倒你不准备对自己冒犯国王的行为,做点什么解释吗?”

“啊,解释?……这个……其实……其实我实在和亚历山大开玩笑的……哦,对对对,就是在开玩笑的……您……您也知道,我和亚历山大从小就是朋友,只是……只是我的魔法一时没有控制好……您也知道,我只是个小小的魔法学徒,连星级资格都没有……”

无耻的肥猪很快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他越说越顺溜,唾沫横飞,连他自己都快要相信事实的确如此。

正准备继续编下去,却见兰帕德冷冷地注视着自己,眼神凌厉,一股无形的寒气劈面而来,死肥猪顿时被吓破了胆,他清楚地知道眼前这个人杀人就和撒尿一样随意,不敢再说下去,只好谄谄讨好地笑着,唯唯诺诺再也说不下去。

兰帕德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手掌一握,一股无形的压力爆开来。

孙飞有种错觉,一霎那,一种无形的压力弥漫在了大殿里。

不过,几乎是在一瞬间,兰帕德似乎又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紧握着的手掌又松了开来,那无形压力消失,兰帕德像是驱赶苍蝇一样挥挥手:“滚吧,记住,没有下一次!”

“是是是是是……”

胆战心惊的胖子闻言,就像是死刑场上的囚犯在最后一刻获得了赦免,大口喘气,感激涕零地鞠了个躬,连个屁都不敢放,转身灰溜溜地就要走。

“等等!”

孙飞突然开口叫住了胖子。

死肥猪转身先看了看兰帕德,‘高手兄’没有说话,他只好停下来,脸上肥肉颤抖,不明所以地看着孙飞。

孙飞笑眯眯地走了胖子跟前。

他笑嘻嘻地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看着他和和气气的样子,所有人都以为国王陛下要说点什么场面话,找个台阶下。

但是——

谁知道孙飞走到胖子跟前,突然翻脸,二话不说,抡起巴掌就往胖子的脸上抽,一边抽,一边嘴里还像是个被人抢走了布娃娃的小孩子一样略带委屈地骂骂咧咧:“叫你拿火球射我,叫你拿火球射我……叫你拿火球射我!”

啪啪啪啪啪——!

大殿里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就像是一阵炒肉交响曲。

刚刚恢复了点神智的安琪拉和肿着脸的小萝莉姬玛瞬间又同时陷入了石化状态,一脸的震撼。

就连出现以来一直扳着‘标准国际死人脸’的兰帕德,眼中也禁不住涌现出一阵惊奇。

眼前这个又凶又狠像是疯子一样的家伙,真的是以前那个傻乎乎的亚历山大吗?

而可怜的胖子被打懵了——彻彻底底的懵了。

他根本不敢用手护住自己的脸,兰帕德的出现已经完全吓破了他的狗胆,只能任凭亚历山大发了疯一样狠抽。

胖子在心里后悔不迭,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想:早知道亚历山大被射了一箭之后变得这么不要脸,打死我也不来啊,这简直就是送脸给人抽,挨打都是小事,关键是……关键是丢不起这个人啊,被一个智商只有三四岁的白痴狠揍!

抽了半天,孙飞抽的手都麻了,这才意犹未尽地停手。

胖子类泪流满面地松了一口气,以为噩梦结束了。

谁知道孙飞搓了搓有点儿肿胀的手掌,意犹未尽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突然又飞起一脚,狠狠地揣在了他的裤裆里,嘴里念叨:“让你抓我的女人,让你拿火球射我……让你拿火球射我!”

加入书签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  举报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