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背景:
土黄
灰色
白色

奇书2(手机版) >> 大道争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  

第七十四章 意气若在界未空

    田坤见冉秀书遁去,也是循着气机一个遁转,瞬息之间,就来到一处平原之上,由高处俯视下去,可见远处有一座约莫百来万人的都邑。

    而他们正下方,乃是城都郊野的一处宽阔平地,一条湍流甚急的浅河旁,有数十辆华贵马车停留在此,车驾上铺设着毛毯锦缎,另有帐篷支架,柴堆火盘架设在那里,疑似凡间贵人出来踏青郊游。

    此时有一个白须老者,手中持拿一柄法剑,正在那里演练剑法,一剑一招,都是极有章法,

    大约二十来个衣着鲜亮的孩童正在那里认真看着,手中还持有木剑效仿,而仆奴侍卫之流则是远远避开,不敢靠近。

    冉秀书自言自语道:“这路数,唔,许是某位同门的游戏之举。”

    这老者明明只是一个凡人。但是对剑法的感悟却远迈自身所限,且隐隐有一股仙家气象,且与少清派的路数有几分相似。

    少清派中其实亦是有法剑运使之法的,甚至类似法宝也有不少,只不过通常这般人少有到得上乘境界的。

    田坤这时观望过去,发现这老者神气冲天,渺渺升入天穹不可窥知之所,其神魂虽属自身,言行举止也是无比自然,可实际上却是一个牵线木偶,其一生经历乃至性情喜好都是被人提前安排好了的,自己并无法逾矩半步。

    简单来说,其就好像是一枚棋子,只能在棋局允许的规矩之下行事,但永远不可能超脱到棋盘之外,偏还自己不得而知。

    他粗粗一览,就见有不少类似气机,在远处还有更多,却不明白此间上境修士为何要如此做。

    冉秀书也是发现了这一点,只是他有些奇怪,因为若是按照少清派的行事风格,那是绝然不会把心思放在这些凡人身上的,所以这处地界恐怕不单单是历代上真飞升之地那么简单。

    这些凡人过去未来实际上是背后大能所编织,所以也看不出什么有用东西来,不过那些神气既然牵连上修,那却是留下了些许线索了。

    冉秀书干脆便循着这些气机而去,很快便在这方天地之中找到了一处界门,二话不说,就往里走了进去。

    田坤本来还待劝他先探查一番,见状也只好随后跟上,不过他也知晓,少清派一些修士对凶险危兆有着过人感应,或许冉秀书就是这等人?

    两人过去那处界门后,见这里风光迤逦,山色青涂,霞光映秀,面前一座矮山,筑有一处道观,观门龛罩之下,有一个道童蜷缩在那里。

    冉秀书走了上去,道:“你可是这里看守童儿?”

    那道童抹了抹眼,一骨碌爬了起来,端端正正一礼,道:“两位仙长有礼,小童正是这里看守。”

    冉秀书道:“这是何地?此观又唤何名?”

    道童道:“这里是犀月山蒲皇观。”这时他一转身,伸手一指,道:“两位仙长,敝观观主来了。”

    冉秀书二人方才就察觉有人过来,此刻一望,就见一个芒鞋布衣的道人走了出来,其人上来一礼,道:“两位上真有礼了,不知两位自何处来,可有什么用得着小道的?”

    冉秀书颇有兴致道:“哦?莫非贵方这里如我等这般往来之人有不少?”

    那观主模棱两可道:“不少,却也不多。”

    冉秀书道:“我等本是为访问前辈到此,你等这处地界之中可有运使飞剑的上真大能么?”

    那观主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丝笑容,道:“两位是说原本居于仙山之中的剑仙吧?”

    冉秀书讶道:“原本?莫非已是不在了么?”

    那观主垂下目光,道:“小道对此知晓不多,只是听闻数千载前,居宿在仙山之中的一众剑仙为寻觅上法,将此处地界赠予了我辈,随后便通过一座两界门户去到了另外天地之中,只是至今也未曾回来。”

    冉秀书倒是没有什么遗憾之色,问道:“那不知这几位离去之前可有物事留下,这几位终究这是我前辈,现下既是人已不在,那需寻一个物件凭证,日后宗门问起,也好有个交代。”

    那观主道:“贫道修行时日不长,并未见过那几位剑仙,对此却是不甚清楚了。”

    冉秀书道:“不如这般,我那些宗门前辈即便离了此地,可当年那些居处洞府应该还在,观主可否带我等前去一转?”

    那观主似是十分为难,道:“这等事,贫道需请示这里几位上修。”

    冉秀书道:“无碍,观主尽管回去请示,我便在此等着就是了。”

    那观主迟疑了一下,道:“两位仙长若不嫌弃敝观,那不妨在此宿下,小道这便回去上禀,”随后他又招呼了那道童一声,要其把观中的灵果仙茶摆了出来招待二人,自己则是告辞离去。

    冉秀书见田坤一直站在旁边不发一言,便道:“道友有什么看法?”

    田坤道:“全凭冉道友作主。”

    他今日到来,只是作为一个见证,冉秀书到底要做什么,他并不会干涉,除非是遇到了什么涉及生死的危险。

    冉秀书嘿了一声,他道:“索性也是无事,道友不妨说说自己见解。”

    田坤见他坚持,沉吟一下,道:“道友非要田某说,那田某便说一点浅见。”

    冉秀书道:“请讲。”

    田坤道:“方才那位道友看去礼数周到,实则对我等暗含排斥警惕之心,尤其是在听到我等打听几位少清前辈之后更是如此,这里当有隐情在内,下来或许会找借口推脱道友之请,不会让我等轻易如愿。”

    冉秀书笑道:“若是那般,我二人便自去寻来,今回之事,总算有些意思了。”

    而就在那位观主把二人到来之事报上去后,莫名之地中,就有几人神意聚到了一处。

    有一人道:“葫上真,下界又有剑仙到此了,我早是说过,那些剑仙既是从他处飞升而来,那么只要宗门不灭,一定还会有人到此的,届时无论如何也是会把这处地界讨还回去的,这里我等是占不住的。”

    有人冷笑道:“讨还回去?我等原本所在灵机尽失,飘荡许久,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一界栖身所在,,那些剑修自家一走了之,而我等现在苦心经营了数千载,随意来一人就想讨回去,哪有这般便宜!”

    先前那人讥讽道:“当年那些剑仙的手段我等可是见识过的,听道友口气,莫非要亲自出手镇压这两位不成?”

    后来出言之人道:“未曾斗过,又怎知不成?”

    待两人又争辨了几句,那被称作葫上真之人终是开口了,其人沉声道:“这次虽是来了两位剑仙,可我等也不是当年那些修为低弱之辈了,其若当自己为客,那我等就好生招呼,再早些送他们走便是。”

    有人出声问道:“若是这两位非要留在此地呢?”

    葫上真道:“那说不得只好动些手段了,这里终究已是我辈地界,现下灵机又比先前兴盛许多,我敢言诸天之中,似这等宝地定也不多了,无论如何也不能交托出去。”

    冉秀书与田坤二人在观中只是等有了半日,两人就感有一股神意传来。

    冉秀书与田坤稍作商议,便将之接纳过来,而后一同遁入莫名,却见一个陌生修士已是站在那里,其人冲着他们躬身一礼,道:“两位道友有礼。”

    两人还过一礼,冉秀书道:“这位道友怎么称呼?”

    那修士却似不怎么愿意说出名姓,叹道:“俗名不提也罢,敢问两位道友,可当真是那几位剑仙后辈么?”

    冉秀书意念一转,就有剑光映现,尽管这是在神意之中,可不难将自身手段展露出来。

    那修士一见,忙是道:“果然是那几位剑仙后人,在下先前曾受得一位剑仙恩惠,所以有一桩要事告知两位道友,”

    冉秀书道:“何事?”

    那修士郑重言道:“此间之人,恐怕要对两位道友不利。”

    冉秀书没有丝毫惧意,反而兴趣大增,道:“理由何在?”

    那修士叹了一声,道:“我辈本是外界到此之人,后被界中几位剑仙收留下来,后来这几位不知为何要出去天外,就把这处界域交给了我等看管,初时我辈也甚是用心,把这处照拂得甚是得当,可后来那出入门户自行关闭,我辈之中有几人认为,那几位剑仙再也不会回来了,于是就将此处视作为自家道场,只是现在两位到此,他们却又两位怕将此地讨要了回去。”

    冉秀书笑了笑,道:“却要问一句,不知当年那几位前辈可有东西留下?”

    那修士道:“那几处洞府至今仍有禁制留存,我等也未曾进去过,或许有物事落下,不过现在外间俱被禁制封藏,两位道友恐无法挨近。”

    冉秀书点头道:“却要多谢道友告知此事了。”

    那修士低下头去,道:“惭愧,道友不责怪我等便好。”

    冉秀书再是问了一些话后,那人便就退去了,他自家也是自神意之中退了出来,随后一抚掌,笑着道:“此事甚妙。”

    田坤不解道:“妙在何处?”

    冉秀书精神振奋道:“原本以为今次只是来认几名前辈,客套一番,两边再往来拜见,这样也颇是无趣,可没想到却是这样一番光景,我倒是希望此辈能强项到底,如此我少清上下举剑来伐,岂不痛快!”

    …………

    …………


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即下即看!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加入书签    举报:内容出错 / 其它问题